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稻草綑

今天下午3點到宜蘭淇武蘭路附近的農田載稻草綑
整個稻田大約有兩百多綑

用鏟土機開進農田一次最多可以載7綑


一一拉上車疊好

貨車上的實況,疊好的稻草綑在上面不好行走,很容易踩空

回家之後把稻草綑疊成草綑堆加鹽蓋上帆布儲存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第一次訓練樂芙拉蜈蚣耙


一早把蜈蚣耙拿出來整理準備下午訓練,上面都有些生鏽,噴點潤滑液、換個螺絲

下午6點多太陽下山風大且不熱剛好是訓練的好時機

犁田原本是要一個人完成的動作,不過因為是第一次訓練所以兩個會比較好控制,一個人拉牛繩控制牛隻方向,另一個拉蜈蚣耙,牛隻和人都訓練到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曬牛糞

從牛舍裡挖出牛糞把整坨用散,越小塊越容易乾
正在曬乾的牛糞

可以平舖在鐵容器要曬、移動位置都很方便

左邊深色代表還有水分右邊淺色表示曬得差不多了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哞哞介紹

哞哞低頭吃草


名字
哞哞
牛種
黃牛
牛齡
半歲
性別
母親
樂芙
來源
牛頭司

樂芙介紹


樂芙正面照

名字
樂芙
牛種
黃牛
牛齡
4歲
性別
子女
哞哞
來源
牛頭司


樂芙與哞哞吃花生藤


第一次訓練迷你米拉牛車

今天一早起床牽著迷你米和樂芙到附近的道路順時針走了兩圈,休息了一會把牛車推到下面的魚塭地,訓練迷你米開牛車,牽了好幾次都無法成功,從一開始的不情願不走進牛車架在魚塭地內東奔西跑到中期進了牛車架又衝過頭、腳沒有在牛車架裡面,後期還會自動後退跑去水池想泡水,不過後來牛累了就稍微乖了一點終於有僅有的一次剛好進到牛車架的範圍。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帶牛散步

今天天氣好一大早牽樂芙和迷你米出去散步

開始做土畚(台語)

今天一大早前往宜蘭廍後社區附近賣花生的店家收集花生藤準備開始做土畚

正在挑選花生仁的婆婆媽媽們

地上都是花生藤

用扁叉叉上車

之後跳上車用腳踩均勻能載更多

載回家準備倒在空地






用手稍微整理

用耙子把花生藤拉散



平均拉散在空地曬太陽

曬過的花生藤

抱一把餵牛 


母女搶食 


花生藤蓋在迷你米頭上




花生藤被牛踩

下午附近的鄰居來看牛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教牛馬曰

今天是教牛馬日在黃曆上每個月不會超過1天,所以選在今天開始教牛拉車 不過小牛不熟悉被車拖著走不太會走,到了路上小牛不熟悉會橫衝直撞,因此沒辦法拖上路所以又拖了回來,下午帶樂芙跟哞哞出去走路認識環境認識周遭的聲音認識車身認識人認識車,流大便變細拉肚子可能的原因是因為吃的草不一樣,肚子裡面的菌種不同,以前都只吃牧草現在來這裡什麼都吃,所以造成拉肚子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第二階段 訓練

今天是黃曆上的教牛馬日(一個月不超過一天),因此我們選擇這個黃道吉日讓牛練習拉車,從今天起正式訓練開始,我第一次開牛車,雖然過程不很順利,不過牛車已可動了,明天繼續加油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牛車

趁好天氣,舅舅幫我把牛車牽出來整理,為二天後的訓練日做準備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生活中多了兩位大小伙伴🐂
目前都已漸漸熟悉新的環境
和她們相處中我們也吸收了許多與牛相關的知識
日後會陸續與大家分享相處過程敬請期待


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

流鼻水

今天雖然下毛毛雨,不過氣溫高不會冷,因此把牛牽出戶外吃草,後來雨變大後還是把牛牽進牛舍裡,前幾天牛流鼻水,今天己不再流了,且鼻頭濕潤,鼻子是牛的健康指標
流鼻水


健康時鼻子乾爽,鼻頭微濕潤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放牛吃草

下了幾天雨,整天都在牛舍裡,趁沒有雨放牛吃草,出外活動活動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第一階段 建立關係

牛已進入我的生活好幾天了,目前母女兩牛已漸漸熟悉環境與我,我也一點一滴的吸收牛的知識。人與牛的關係已慢慢建立起來。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第一天 接牛

牛到的時間是晚上六點多,天色已晚,由於車程長達三小時,因此牛已無力趴坐車上,而車也不是載牛專用的,車檯上很滑,因此牛爬不起來,整整休息三十分鐘才下的了車,下車後行動緩慢,應該是暈車。

聯絡我們

電話:03-9307707
Email:calfstirk@gmail.com
地址:宜蘭縣壯圍鄉大福路一段122巷21號


※公車資訊:於礁溪轉運站搭乘葛瑪蘭客運(191)礁溪轉運站往竹安國小方向公車,於大福國小站下車,往回走第一個路口右轉既可到達
公車票價:全票15元;學生票、非宜蘭縣愛心卡及敬老卡、陪伴卡10元;宜蘭縣愛心卡及敬老卡免費
時  刻  表:礁溪轉運站:0740、1050、1250、1500、1810
                 竹安國小站:0810、1120、1320、1530、1840

關於牛頭司

        在西元1624年,距今約四百年前荷蘭人佔領了台灣。一開始荷蘭人只想把台灣當作東洋貿易的據點,但後來發現臺灣是一塊土地肥沃、物產豐富的地方,因此轉向農耕生產。但當時的台灣人還是用人力在耕作,於是荷蘭人首先由畜牧著手。中國志書上記載了「荷蘭時,南北兩路設牛頭司,牧放生息,千百成群」。牛頭司在當時是負責管理耕牛養蓄及繁殖的機構。自從牛頭司成立之後,耕牛開始進入了台灣人的生活。
       之後經過了鄭成功實行「屯田政策」,清未與日治時期的交通基礎建設,使得牛不僅成為台灣農業生產的主力,也使牛車承擔起載有運無的重責大任,那時的台灣,人牛並肩打拼的畫面充滿了各個角落,牛也為台灣經濟打下了深厚的基礎。
        當一次世界大戰後,隨著工業化的來臨,機械漸漸深入台灣的大街小巷,大貨車漸漸取代了牛車運輸的工作,耕耘機也漸漸取代了耕牛在田裡的身影,從此耕牛退出了台灣的農村與道路,人牛情誼也慢慢的淡忘了。
        因此我們此時重新設立「牛頭司」,以推廣耕牛文化為目標,希望喚起農業時期的台灣人對耕牛的記憶,也希望藉由耕牛文化的推廣,讓我們年輕一代的台灣人以不同的角度重新認識我們的歷史、我們的土地、我們的家。

我們的遠景 : 短期:耕牛文化介紹      中期:耕牛養成訓練    長期:循環農法推廣